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珠海亦兰亭的历史、现状和未来  

2010-11-08 12:20:20|  分类: 时事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亦兰亭,自然会想到浙江绍兴的兰亭。“兰亭”前加个“亦”字,说明这是后代文人墨客因过分崇敬王羲之和因他和他的诗朋书友而留存下来的兰亭所仿照构造的新兰亭。公元三百多年时,绍兴因王羲之而有兰亭。1500多年后,珠海因鲍俊而有了亦兰亭。行为物事的仿照,虽然跨越了如此漫长的历史。可心灵的神通和精神的承继却是那样的真切而无间隙。当年是香山现今是珠海的亦兰亭,就在珠海凤凰山下的石溪山葱林中。

 

1、亦兰亭的历史

 

 石溪位于香洲区山场村北面的凤凰山坳里。茂密郁葱的树林掩映着一条山间溪流。沿溪而上三五百米,岩石嶙嶙,林茂竹修,清流潺潺。从清代至民国,山场名士鲍俊和他的书朋诗友在此创建亦兰亭。于是,这里就成了当时香山地区乃至于今天珠海市最大的摩崖群名胜古迹——石溪。

石溪原名叫“水门”,因在山溪落瀑处有两块大石,形似门户,故而谓之。清道光年间,山场村进士鲍俊,在“门户”左侧的一块圆石上镌刻“石溪”两个大字,从此,人们就称这个地方为“石溪”。鲍俊也因家居石溪山旁从小喜欢到石溪游山玩水而自称“石溪生”。鲍俊自幼习书,书艺渐精,书名日盛,心中极度仰慕王羲之和他的兰亭,就时常邀集文朋诗侣书友,仿效“书圣”兰亭雅集,曲水流觞,在石溪筑兰亭聚会酬唱,吟诗作画,开始了“古洞天开不计年,溪山高会聚群仙。共推词赋王摩诘,大有烟霞葛稚川。白石清泉留逸韵,青山红树结前缘。呼童莫扫高人榻,我向松荫伴鹤眠”的亦兰亭新时代。

 鲍俊生于1797年,离世于1851年,是清代岭南著名的书法家和诗人,字宗垣,号逸卿,又自号石溪生,珠海香洲山场村人,出身于书香之家。于道光二年中举人,次年中进士二甲第二名,曾授翰林院庶吉士,后调任刑部山西司主事,候选员外郎,即用郎中。中年辞官返粤,侨居羊城,晚年归里,讲学于凤山和丰湖书院。平生工诗词、书画、尤谙习书法,擅小楷,大小行草和擘窠大字。与当时广东晚清著名书法家黎简等齐名。著有《榕塘吟馆诗钞》、《倚霞阁词钞》、《罗浮游草》、《鲍逸卿草法》等,被列为广东近代才子之一。他在家乡石溪创建亦兰亭,有诗为证:“名署亦兰亭,谁作兰亭记。敢说溪鹅书,止学古鹅字”。

 鲍俊的书法,变化多姿,清新古朴,自成一派。他从小就酷爱书法,聪颖过人,被其父赞为“心通手灵”。他每天静坐书房临池学书,将诸名家的字帖临摹,逐字玩味,以谙熟字形,并铭记于心。由于他早年有临摹碑帖的根基,加之力学不辍,在中青年时期,就创造出个人独特的书法风格,特别写擘窠大字,越大越靓,能够写出一种端严而不刻板,凝重而又有韵致,格调很高的铭幅。他在石溪摩崖镌刻的“石溪”、“鹅”和给人写的“龙”等大字,都是他书法的佳作。他的书作往往是“得其神趣,兴酣下笔,于飞舞中饶劲挺之势”,一气呵成,字形浑厚凝重,丰美流畅,给人一种艺术美的享受。后来他进京会试的殿试卷在进呈时,被道光皇帝批阅,发现其书法潇洒出群,当即钦赐“书法冠场”四字以铭嘉励。由于其工书名于时,“故远近求书者锺相接” 。他也感慨说“年来不为浮名绊,字债犹能累此身”。

 据《香山县志》记载,香山场在北宋时期因盛产海盐而新设香山县,香山镇则设于香山场。由于石溪“崖峭瀑奇”,风景绮丽,成为了人们“仙乡何处觅,即此是蓬莱”的游览胜地。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曾远道前来,用秀美的草书在石上题刻“古壁石”三字,并落了款,因而使石溪出名。但是,经做历史的实证,米芾实际上并没有到过香山县,更没有在石溪题过“古壁石”三字。此“古壁石”三字和米芾的落款都是鲍俊的模仿之作,其意恐怕也是借名家之名而兴自家之景。

 

 石溪的亦兰亭,就这样成了1500年后古香山地区一大文化盛事。每年三月三这天,当地的文人墨客、诗朋书友们汇聚石溪,修禊畅饮,流觞赋诗,气候越来越盛,规模越来越大,影响越来越远。由此,石溪山坳中的岩石上不仅刻满了诗文,而且建造起了许多阁亭台榭,石溪成了凤凰山中最为特别的一大文化景观。

 每年都有新会友的加盟,每次都会在山上的岩石上添加上几块新的诗石。石溪就这样成了文人墨客、诗朋书友们休闲聚会、交流书得、赋诗题刻的风水宝地。每年都有新人相拥,每年都有新诗题刻。

 石溪如此风盛的气象,使得石溪成了古香山书法艺术的代名词。想展示书法的去石溪,想学书法的去石溪,想欣赏书法的去石溪。掩映在石溪丛林中的山岩,因石的大小高低方圆长短都布满了不同字体不同诗意的书法作品。石溪因五十多块诗石而成了古香山最为壮观的摩崖石刻群。

 看着这满山五十多块诗石,你一定会特别的神往这亦兰亭当年的盛景情形,也一定会去想这亦兰亭当今一定是这个城市的一个大宝贝,被保护被开发的一定会象绍兴的兰亭那样精彩。可是,真实的情形却恰恰相反,如此的一个文化遗产竟沦落到了非常破败不堪的境地。那就让我们走进这眼下的亦兰亭,看看它那悲惨的面容吧!

 

2、亦兰亭的现状

 

 近代的香山地区,是中国向西方世界打开的第一扇窗户。中国的第一座西式教育学校,第一座西式教育大学,第一间教堂,第一间西医院,第一单与西方世界的商品贸易,第一个商务买办,第一个留美学生,第一个留欧学生,第一个留日学生,第一个主张“商战”强国的人,第一个思想启蒙的人,第一个现代意义的政党,第一个民主革命家,第一个民族工业家,第一所现代大学的创建者,等等近代中国的许多第一,都是由香山人所开创。

 特别是中国第一批120人的留美幼童,不仅是香山人所成就,其中更有24名就是香山人。他们更成了近代中国的社会、文化、经济、军事新产业新领域的开路人和栋梁材。是香山人开启了近代中国现代化的步伐。而身处如此氛围中的鲍俊和他的亦兰亭,也是近代香山壮观风景中的灿烂一章。

 

 鲍俊的书法能得到道光皇帝“书法冠场”的称许,足见其有着特别的不凡之处。而他所心仪所创造所经营的“亦兰亭”也成为了当时名扬岭南的书学书艺书赏的圣地。石溪山中的翠竹玉树,楼亭台榭,潺潺溪水,五十多面摩崖石诗,那是我们的先人留下来的何等灿烂卓著辉煌的遗产啊!然而不肖的子孙们却莫能珍惜先人的心血,任其风雨剥蚀腐烂,更有人为破坏捣毁。百年来的延续,不仅莫能使那昔日辉煌的亦兰亭再添辉煌,而是日渐零落破败,甚而对此都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怜惜。曾经的亦兰亭,就这样成了今天这般膜样。

 已成废墟的亦兰亭。当年的台亭阁榭,如今却断壁残垣。看着这些刻满诗文的廊柱,能否想到当年它所有的模样?多少文物保护者和书家诗家来到此地,无不感慨唏嘘!可他们能做的就是为这风化的石岩和坍毁的廊柱上的诗文描个红。

 那么,这醒目了的红字能否触动那些掌管它们命运的当政者那颗是否还红着的心呢?字可红,诗可亮。人亦在,心在否?  睡倒的是一根石柱,睡倒的更是一种精神!

  连倒了的柱子都不扶起来,那倒了的精神还能回来吗?正因此,亦兰亭才有了如此不堪的命运。而亦兰亭的主人鲍俊更有着还不如这不堪的亦兰亭更不堪的命运。在石溪山怀抱下的山场村,就是亦兰亭主人鲍俊的家所。山场是古香山最早的行政管辖文顺乡所在地,也是古香山最早商业开埠的地方,鲍家大祠堂经年累月的积累修葺发展,已成山场最为阔大壮观的私家大宅院,而道光皇帝为鲍俊的赠匾更为这鲍家大祠堂添了非凡气象。然而,一个“城中村改造”的“政策”,开发商握有了尚方宝剑,一夜间就开始“移山填海”。文官部门的苦口薄心,有识之士的书家诗家的良言苦口,都莫能挡住这机器的轰鸣,创造了亦兰亭的一代书人鲍俊的鲍家大祠堂,就这样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被“改造”掉了。

 正在“城中改造”的山场村。本人在鲍家大祠堂拆毁期间抢拍下的影像。 在拍摄过程中有人盯梢,有人打探,有人质询,还有人变相威胁。

 由这些残存的影像,你是否可以想象得到鲍家大祠堂当年富丽繁华的景象。

 昔日的繁华,从此成为历史的记忆。一代书贤,也从此无有了归属的家园。

 创造了亦兰亭的一代岭南大才子,辉煌了香山地域的山场鲍家大祠堂,就这样在21世纪的今天消失了。

 据说拆了的鲍家大祠堂的一些物品政府部门要求有关人和部门保管,以待日后重新找地复建,不知这仅是个托词还是可信以为真?如果说当时就想到了重建,那为何当时不能要求开发商进行保留性的根据这些古建筑去进行设计开发呢? 围绕着一群古建筑开发一档高品质的充满了文化气息的的现代社区,不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吗? 这其中就是看我们的那些所谓的当家人们的心里是要做什么和想做什么?

 鲍家的大祠堂是难得再有了!但鲍家的鲍俊所创造的亦兰亭却可以维护开发。这里面既有着历史文物的保护的职责,更有着文化精神的传承。

 一个城市自己特有的文化,那就是这个城市的血脉,就是这座城市精神的滋养源。它作为一种无形的滋养剂,会使这座城市呈现自己的亮色,会使这座城市中的人有了属于自己的气度风神。

 

 3、亦兰亭能否成为一种文化和文化产业

 

香山(珠海)的亦兰亭,大约是1835年左右之所为,距今时间短,且有大量实物遗迹保存,最为珍贵的是它处在一个自然的山水之中,一条山涧溪流顺山势而下,郁葱茂密丛林中有着地壳运动退海之后竖立的一块块花岗岩石。这长年不断的山涧溪流,为这些书朋诗友的修禊流觞提供了绝佳尽情的环境;这环绕山坳的块块壁石,为这些书朋诗友的诗兴豪墨提供了绝佳表现的条件。

 由此,亦兰亭才会留有五十多块的摩崖石刻诗文,这些诗文不仅是一代文人墨客对当时当境社会的精神写照,更把一种精神思想变成了一种书法艺术而在此予以物化呈现。  所以,看起来是一块块石诗,实则是书法宝库,是时代方志。再加上掩映在这自然的绿树丛林和一块块石诗林中的一座座被诗文化了阁亭台榭,珠海亦兰亭作为一处文化遗存有着远远超越了绍兴兰亭可开发的物质性基础。

  比较绍兴的兰亭,它是王羲之于353年即东晋永和九年之所为,而现在的遗址则是事过境迁1300多年之后的新修造,是康熙12年即1673年人们根据史料记载和民间传说的追忆性恢复开发建造。所以它看不到一件或一个当时当境下的物质性的实物,不仅没有亦兰亭这样一个虽然是毁坏了的但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着的废墟遗址和那倒下了的一根根刻满诗文的横梁长柱,更没有亦兰亭这五十多面镌刻在石崖上的书艺诗文。因而在这一个层面,亦兰亭有着它独有的规模优势和历史文化艺术的价值。我们今天在绍兴兰亭看不到一件王羲之他们当时的物质性作品,能看到的都是后人的仿拟性作品。当然,从历史文化和书法艺术来讲,亦兰亭绝不可比兰亭,更何况亦兰亭就是崇敬兰亭学习兰亭因而才“亦”的呀!一个王羲之和王献之的王家父子,一块康熙兰亭碑,自然就创造了中国书法祖师的形象,自然就奠定了中国书法艺术圣地的地位。而我们这里要说的是从一个历史现象所留下的物质性产品和它特别的自然地理环境以及与当代人更近临的时间关系,珠海亦兰亭的保护开发有着更为得天独厚的优势,珠海亦兰亭的文化艺术性价值的当代利用有着许许多多可以做大做强做好的先天条件。可是,绍兴兰亭在我们今天的社会中是怎样一个风光地位?而珠海得亦兰亭在我们今天的社会中又是何样的一种悲惨景象?

 绍兴的王羲之兰亭集序碑和亭台也是后人在经历了1300多年后的建造。除了康熙兰亭碑和王羲之兰亭集序碑这两件宝物之外,绍兴兰亭的其它各处历史“风景”,大多都是后人的附会制造。鹅池碑固然两代书法人的合璧佳作,而鹅池则完全是现代人工的制造。一泓人工池水,哪有亦兰亭山涧潺潺不息的美妙景致?那清澈,那透亮,那不大不小的适度合意,都是一种人工死水所绝对无法比拟。  鹅池二字的美妙,无论怎样也掩饰不了这一泓人工池水的不美妙啊!这就是自然与人工的差别啊!至于那修禊赋诗流觞的“曲水”,绍兴兰亭的“曲水流觞”完全是当今人的附会造做,就是人工制造的一个模拟“景”而已。不仅没有当年那自然真切之物象,更没有一种文人的文化行为现象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特殊的人文气象。

 一个是莫有留下一点真实物品而且是时过境迁1300多年后的想象制造,一个是留下了大量真实物品有真实的遗存和五十多块石诗而且距今只有180年左右的现状,这样的保护开发会有着怎样的不同啊! 我们之所以在这里把亦兰亭和兰亭作比较,不是比较珠海亦兰亭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要超过绍兴兰亭,因为它根本就不可比更不可能去超越。我们只是想由此说明从保护开发利用的角度来说,珠海亦兰亭有着比绍兴兰亭许多得天独厚的保护开发利用的物质性条件。那些创造这一历史文化现象的前人留下如此多的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在性物件实品,而我们这些后人不仅没能守得住,保护住,更别说守得好,保护得好,更有新的好的精彩的开发利用,反而任其流失,甚而肆意毁坏,乃至于到今天甚至连一点点怜惜之意都没有了!这到底是社会时代的悲哀呢?还是我们那些有关当事人的悲哀呢?

 试想,如此石溪的一个亦兰亭,再加上石溪山下旁边亦兰亭创始人鲍俊的家族大祠堂,把这仅相邻的二者做一个好的统一规划设计,实施一个好的保护开发,甚至经过几年十几年乃至于几个较长周期的积累发展提升,这珠海的亦兰亭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景象?

 当时代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的时候,文化产业成为了一个社会一个地区社会经济诸活动中一个重要的主导性产业后,亦兰亭文化和由亦兰亭文化所链接的直接的和间接的许许多多产业,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种产业气候?它不仅是一个城市的名片,是一个城市的形象,是一个城市的精神,它同样会创造数以万计的可计量的物质财富和不可计量的精神财富。我们的当政者是否可以就此做一个深刻的反省呢?

 走进亦兰亭,就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代领大家走进亦兰亭去看看那里的真实现状。由这眼前的真实现状,你和我,我和他,相关的和不相关的,珠海的和不是珠海的,凭一种真实的感觉,凭一份真切的情感,凭一种历史的责任,凭一份敢于担当的精神,去做一些属于自己所应该做的事情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