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留给天堂的思考  

2010-06-13 13:41:24|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有朋友写了部小说《泪洒天堂》,用幻想加抽象的方式把“何为人?”这样一个人类的大话题小说化,其中有许多可感可思的问题值得我们永久性地去感悟,去探索,去实践。当时写了个简短回信,今天看来也还有它一点点的意义。尤其是朋友已不再作小说了,作为律师的他,有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生意要他昼夜忙碌,贴出这段过往的小文,算是对朋友也对一段生活的个记忆吧!

      

陈远:

 你好!

首先祝贺你创造了部非同凡响的小说!尤其是初次之为,足见你文学涵养之力和理性思考之力的不一般。小说所体现的想象力、学识面、思辨性,都可以看出你应有的素质和“有所思”的精神魂灵。“我思故我在”,你的“思”也正是你小说的价值所在。所以说,用一种全新的观念去讲述一个好看的故事,这是好小说的前提。而你则是想要用一个好看的故事来完成一次对人类社会特别是这社会中的人之所以为人的审视。因而这个纪实性的故事承载的却是一个沉重的理论性话题。那么,怎样实现这样一次纪实的旅行和这旅行中的理论化阐释就成了小说的关键所在。为此,我说几点意见于你,谨做参考。

 一、关于小说的主旨

 这是一部小说,而且是以纪实的笔法展开的对人类社会尤其是现今社会中的人如何为人的哲学化的思考。可以说小说思考所涉及的范围之广与强度之深,也是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凡近些年所出现的哲学、文化学、心理学、人类学、艺术学、宗教、灾疫等等的诸问题都进入到了创作者的视野中而予以思辨性的剖析。由此可见出作者对社会对人的问题的长期关注并有相当的自我性见解。很有兴味的是,这种思考有是借助于一个东方神话中的女神来实现。她是传说中赋予东方人以身体生命的“造人者”,而今天她又一次的降临人间是要完成她的“二次造人”的使命。这就是已经有了身体生命的人在经过了数千年的历程后的今天突然感到了精神心理的困惑迷失,而她的到来就是要解开人类面临的这个“结”而使有了“人身”的人要实现更有“人心”的人的终极性完成。可以说,小说就是以这样一种象征的意味展开故事,在故事的进行当中让两个“智者”来进行对人间的审视。虽然这两个“智者”的“拯救”还仅仅只限于言语者,理论者,但“借事说理”而“尽出奇谈”的过程,无疑形成了它触动思考的力量,而这力量是就之于“心”而不是付之于“形”,从而更显示了“造心”的意义,这也正是小说的价值所在。小说就是在这么一种纪实化的故事与哲理化的阐发的构架种实现了主旨的传达。这尽管是小说结构的巧妙之处,但也导致了小说“叙事”如何确立的一个问题,这也是下面第二个问题要讲述的。

 二、关于小说的叙事

 以小说的笔法构筑一个理论化的世界,或者说把一个长久思考的理论化命题置于一个小说故事中建构,这既可增大它传播的有效性,更可突现纯粹理论所难以实现效应的隐喻性表现。历史上这种现象在东方有孔子、庄子等,西方则有柏拉图、卢梭等。《泪洒天堂》的整体想法是充满了创见的,特别是经营一个纪实化的故事来完成一个随行而事、随事而论的过程,大时空的不断转换挪移,现代热点敏感事件现象的摄入,都是引发“论”的很好的机缘。但是,这种机缘虽然使“论”扩张了,可触及“论”的故事却显得单薄而匆忙了。也就是说故事的叙述的急切,使人物象个影子而飘忽隐现的不能立体化的明晰丰满起来。尽管作品特别加了一个副标题来强化“故事”纪实的真切性,但伴随着时空的快速化的变换,使人就成了走马灯似的影子,主干有了,少了枝叶,已有的枝叶也还没能最大限度的茂密葱绿。这是个两难矛盾,能否处理的圆通协和,是小说事理转换生成的关键所在。这也就牵涉到小说的结构问题。

 三、关于小说的结构

 用真实化的“故事”承载玄虚化的“理论”,这本身就是个矛盾。如若解决好了这个矛盾,那将创造的是一个奇妙而充满了意味的世界。你的小说这一切基本都有了,现在的问题是一些细部应该有与之相得益彰的处理。一是小说的题目是否用“泪洒天堂”四字。固然这是一首在作品中多次出现的歌曲之名,歌曲反复出现确有提示强化的作用,但“泪洒天堂”这四个字给人的感觉总是不好,老感到有那么一点“地摊文学”的误导。可否斟酌换一个题目?二是小说的72天的章回性标题。用这样的标题虽然有提纲挈领的效果,但我觉得如此以来有降低小说格调品位之嫌,有小说题目给人的那种同样的感觉。这是一部严肃化的小说,或者说是一部小说化的理论,剪除花里胡哨而朴素自然,更能见出其深沉的份量。所以用一个平实、朴素、自然的叙述结构,似乎更有利于一个奇张怪戾化的故事的展现,而在如此“反差”性的结构与故事中,“理论”才能实现的更为强烈深厚。不过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可能是我的冒昧揣测,就是你想纯粹化的写一部有份量但眼下有可能不被看好的作品呢?还是想商业化的靠这部作品去进行经济性的盈利呢?若是后者,就肯定要迎合市场。目前作品的状况似乎有此嫌。这一点你一定考虑清楚,因它直接影响着创作者的心态,使得创作者处在了一个顾此失彼的两难尴尬中,作品也就似是而非的不得纯粹。

 不管如何我还是要再一次地向你表示祝贺!真是一部很有必要好好加工的有价值的作品。近来课多加之被抽调进行教学检查,去了次深圳暨南大学中旅学院听课、检查、座谈,第二天就返回也没能与你联系,所以书稿拜读就延迟了下来,直到今天才回你信,甚歉!以上所言仅是一个感觉,不成熟甚而不妥,仅供参考。希望你尽快理清思路,改出一个成熟的定稿。

            顺颂

撰安

 

 

                                                                                             马至融 杏月于珠海日月湖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