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莫言获诺奖的荣幸  

2012-11-20 13:10:20|  分类: 感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说这第一件事情,那就是中国作家莫言获得了2012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虽然说奖是十月十一日就公布,但就此话题热起来还是在这个月,至今还在热议不断。祝贺而且是热烈特别的祝贺是当然的是必须的!因为,这不仅是莫言个人的荣光!更是中国文学的荣光!

 对有着五千年历史文化文明中的中国文学来说,这个奖越是到了当代越是具有了一种特别难以释怀的情结,甚至可以说越是不能得到就越是膨胀一种酸葡萄心理。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证了我们中国文学生长的这块土地还不肥沃深厚!我们常说泱泱中华五千年文明,可追溯五千年的那个起步却是一个三皇五帝传说的夏王朝,而真正有史可鉴有物可证的文明起步则是商王朝。由商王朝推算而来那也就是三千五六百年的光景。所以说五千年的文明也就有些妄自夸大的意味。而在这样的历史过程中成长起来的文学,实际上也就是两千年多的历史。两千多年那也是一个伟大的文明过程,其中所产生的伟大作家和伟大作品也足以光耀万世。而一个近代西方人所设立的文学奖,为何就不光顾这个伟大文明所滋养的伟大民族所产生的伟大文学呢?

 伟大的鲁迅曾被提名也有可能获奖,但谦逊的鲁迅委婉拒绝了。伟大的沈从文已经进入到了五人名单的最后一刻,可就在这关键时刻去世了,因为诺贝尔奖只颁发给在世的人。高行健虽说是中国作家写的也是中国人的生活故事,但获奖时却已经加入了法国籍,所以中国政府对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高行健发表声明是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据说去年的文学奖中国作家北岛也曾进入最后的五人名单,可最后一刻因那个并不突出的北欧作家巧遇80岁寿辰就莫名的得了荣光。

 由此中国的作家们就更是愤愤不平了,文学漠视,政治偏见,不过一奖而已的言说甚嚣尘上。而这其中冷静的智者也有,如体现中国二十世纪文学成就的《白鹿原》作者陈忠实就说,不能得奖说明我们的作家还缺乏具有世界性的博大胸怀和人类性的深厚思想。正因为有着这样的背景,所以莫言的获奖首先释解了中国文学一个长期以来难以释怀的心理情结!说明中国作家是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荣誉的。也由此说莫言是荣幸的,因为莫言得如此奖并不是说莫言就是目前中国最顶尖的作家,他的作品就是目前中国最顶尖的作品。诚如刘震云这个也具有得奖实力的作家所说的,莫言获奖,中国当下最少有十个作家可以获奖。所以莫言获奖这件事所引发的热议话题至今不断,就说明了莫言的荣幸。而象陈忠实、贾平凹、张炜、余华、阎连科、刘震云、王蒙、北岛、张贤亮等等,你能说他们就在莫言之下吗?或许不是之下,甚而在上。要不然看看网络上那么多的人在探讨陈忠实、贾平凹为何不能获奖的话题呢?

更有趣的是,莫言获奖竟然有了那么多的有关莫言的搞笑段子,这又说明了什么呢?这些段子背后所隐含的社会心态又有着怎样的内容呢?不妨可摘录其中几段共欣赏:

  莫言谈作品时,网友问答串烧词:“你幸福吗?”莫言答道:“我要是能在《红高粱》地上,靠着《丰乳肥臀》,放《四十一炮》,而不会出现《生死疲劳》,也不招来《檀香刑》的话,我就幸福!”《蛙》!幸福原来这么简单!

在一大片火《红高梁》地里,长有《透明的红萝卜》、有《蛙》在跳来跳去、还有《丰乳肥臀》……我放《四十一炮》,让我《生死疲劳》,我唱起了《天堂蒜薹之歌》……他们用《檀香刑》、《拇指铐》……我也没有交出藏在《红树林》里的《藏宝图》!

一个没有《蛙》叫的晚上,《红高粱家族》和《食草家族》的十几名人员经过《生死疲劳》,来到《酒国》,短暂的《战友重逢》带来些许喜悦,互相握手后,他们翻过《会唱歌的墙》,来到《锁孔里的房间》,他们知道里面睡着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这就是他们的仇人胡《司令的女人》,他们迅速用《白棉花》捂住女人的嘴,将她带到《红树林》里,用《拇指铐》将她拷在《白狗秋千架》上,准备实行《檀香刑》,他们用《透明的红萝卜》和点燃的檀香狠狠的打着这个女人,逼她交出《藏宝图》,女人哀嚎着:“《良心作证》,我确实不知道啊,只听司令说《什么气味最美好》他就藏在哪里,你们就是打我《四十一炮》也没用啊。”领头大哥见此情况,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们在和你唱《天堂蒜薹之歌》?”话音一落,转身抽出《老枪·宝刀》,对着女人就是一招《月光斩》。

《春夜雨霏霏》,《神嫖》即《我们的七叔》哼着《天堂蒜薹之歌》,从《酒国》出来,将《怀抱鲜花的女人》按在《红高粱》地里,用《拇指铐》在《白狗秋千架》上,摸遍《丰乳肥臀》,掏出自己《透明的红萝卜》,在《蛙》声中打了《四十一炮》。极度的《生死疲劳》,短暂的《欢乐》,换来的是《檀香刑》……

 

 所以,莫言是荣幸的,荣幸的莫言这时候应该更多的是谦逊而不是得意忘形的张狂!不要一获奖就面对媒体说自己要在北京买间大房子,不要当记者说这七百多万也买不了什么大房子时,善于抓机遇来作秀的慈善人陈光标就要赠送莫言别墅,莫言就以特别的口吻说不要嗟来之食。不要在家乡去炒作怎样保留建设莫言故居和种那万亩的红高粱!更不要本来没有受过正规科班的高等教育却张扬自己的研究生学历和七八所211大学的兼职教授名头!如此这样的表现,让人总觉得少了那么一些为人类灵魂铸造真善美的大作家应该有的大家气象!

荣幸的莫言应该格外珍惜珍重这荣幸中得来的荣光!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