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南越人与梅关古道  

2012-12-18 11:22:50|  分类: 岭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就在于有着孕育这文明的母亲河系。

黄河水系所孕育的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由此发扬光大成了的中原文化,就变成日后支撑流变中华汉文化的骨架脊梁和血脉渊源。而长江水系所孕育的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由此形成了的吴越文化,就使得华夏九州完成了由北向南的扩移拓展。江河水流淌过的地方,滋润起来的不仅是万物茁壮,更是人文生命的滋生式的大集聚。

于是,开化,文明,发展,相继而来的是一个新社会的诞生。可是,同样根系发达、流长渊源的珠江水系,也同样出现过大湾文化、石硖文化,但在那大致相近的年限岁月,却为何没能成就象中原、象吴越之地的文明一样的兴盛发展呢?古越人为什么就没能象古汉人一样的并驾齐驱的实现一个生态地域的变革式的社会突进呢?

人类文明的演进,最终体现的是生产方式的变革更新。当中原、吴越之地已经蜕掉了和人类早期相伴相生的渔猎式的生产方式而进入到农耕种植时代时,处于珠江流域的岭南人坚守的主体生产方式依然是渔猎。粗卑简单原始的生产方式的长此以往的重复,实现的只能是一个最原始基本的生计延续,而不可能是从物到人的质性的更新。更新的迟钝缓慢,就在于岭南这个特别的生态地理环境。

历史上的岭南地区,一座绵延千里的五岭山脉,一片浩瀚无垠的南海波涛,裹挟挤压于其中的那个狭长乖戾的生态地理圈,完全是一个恶水劣山、乱树毒草、虫蛇鬼巫、弥瘴漫疠、适艰生难、流犯徙囚的瘴疠之地。北面是大庾岭、骑田岭、都庞岭、萌渚岭、越城岭所组成的连绵重叠、险峻难越的五岭山脉,南面是有8000公里海岸线的波涛汹涌、浩渺无垠的南海。山,不能越过;海,更不能通行。封闭于其中的岭南更多演绎着的只能是时光的轮回,物象的复生,道无由生,天无由变。正像白居易《送客春游岭南二十韵》一诗中所描述的:“翁郁三光晦,温暾四七匀。阴晴变寒暑,昏晓错星辰。瘴地难为老,蛮陬不易驯。······不冻贪泉暖,无霜毒草春。云烟蟒蛇气,刀剑鳄鱼鳞。路足羁栖客,官多谪逐臣”。

山的屏障,使得大庾岭下的广东与大中华帝国的中原气象越来越远而封闭。海的阻隔,使得南海之滨的岭南更成了一处孤悬的自生自灭的所在。而身处其中的古越人,难免就成了日后人们所描写的那样的景象:短发文身,巢居干栏,习水便舟,龙蛇崇拜,信鬼笃巫,食人异类。

当然,后人如此评说不免有夸浮之虞,但它总还有之所以为之的些由头。

作为“古越族”的“百越”称谓,始于战国末期。据史记载,十万多年前的“马坝人”就是百越人的祖根,到商周时期已经有相当的繁衍生息,《史记》所记载的舜时有“南抚交趾”,就说明当时的百越人不仅有了一定的兴盛而且与中原有着一定的往来。而之所以被称为“越人”,这完全是中原人在大中原中心的文化心理下对中心之外部族夷人的一种即兴式的命名。《竹书纪年》中曾有这样的叙述,在周初成王二十二年时,八方来朝贡的各族中就有“短发文身”的“于越来宾”的“献舟”。而这些部族子民多用善用一种叫做“戉”的生产工具也是护身武器。“戉”就类似中原的“斧”,但还是石斧。于是,中原人就以这种工具的“物”指代了使用这种“戉”物的人,从此这些“短发文身”的南方人就成了“越人”。这些越人在古代长江以南大面积分布,支系众多的有南越、骆越、闽越、欧越、山越、杨越等等。后逐渐南移而集中于南岭脚下。一是因为百越中的南越最为壮阔,一是岭南更有越人赖以存命延生的生态地理。水是南越人的命系,江河湖泽,海滨滩涂,都成了他们繁衍生息的首选。就这样日渐广大的聚集,就这样聚集而形成了一种有着特别秩序的部族社会,如此以来的越人终于变成了日后意义上的岭南原始土著,这就是南越人。

南越人作为岭南地域的先民,渔猎、水稻,本来是他们生存的要道,可水稻却日渐弱化,渔猎则日渐为要。这在原始时代我们祖先们就能操劳的谋生之计就这样紧紧的相伴相生于了南越人的生命构成中。说起来是一种生产方式,但潜存的却是一种生命的灵性智慧的能否不断被开发,由此而来的是整体社会的能否不断前行。

但是,南越人却是那样的钟情于水,在河网纵横的水上开拓者属于自己的生活世界,在浩瀚茫茫的大海上找寻生命幸福的希望。为什么班固的《汉书》里如此言说“越人之俗,好相攻击”?就在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世界里最紧密相伴他们的是江河湖海。是水滋养了他们的崇尚生猛,是水历练了他们的敢于冒险。“以水为财”,既是他们生命劳作的现实行为,更日渐成了他们心理文化的意识精神。

正是这样日久而蓄积起来的一种水文化,所以才会有日后南越人的后裔们所创造所成就的与水有关的一次次影响社会、改变时代的历史性大举动。这就是古代水上丝绸之路的海上商业贸易,近代以留学为途径的西学东渐的文化与实业的强国,近现代海外谋生创业的华侨世界的强势形成。

当然,这样的充满时代意义的大举动,那是因为南越人所处的特殊的地理位置再加上日后所出现的特殊的时代机遇的偶合,才有了这样的时代景观的出现。而更为漫长的时光却依旧是这五岭的挤压和波涛瀚海的阻隔所形成的封闭。

于是,南越人就有了属于自己特有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下的特别性特征显示:

生产工具上的石斧、石钺的代代沿袭。

生活用具上的几何形印纹陶器的广泛流行。

生活特征上习于水性,善于用舟,是“水行而山处”,“陆事寡而水事众”,因而多着短袖半裤,跣足步履。

相貌特点上短发文身,头发一定要短,身上脸上定要刺画各种纹样,据说这样可以在水中避免蛟龙伤害,由此演化成图腾崇拜。

饮食上更是以鱼虫贝类为珍味,以蛇狗猴物为佳肴,以为食了何物就会将其属性力量转化到自己身上,由此也就有了日后更加肆无忌惮的无所不食。

居住上多是干栏巢居,以竹木茅草搭建成两层悬空式的“空中之屋”,既可底层圈养牲畜,更可减少湿潮瘴疠之气和蝮蛇猛兽侵袭。

由此使南越人就更崇尚鬼神巫觋,鸡蛊占卜,相信神灵的福佑,风水的造化。

一个如此特别的南越和南越人,就这样延续着香火,承接着乡俗。

虽然是封闭下仍旧瘴疠弥漫的的岭南,但强势的中原并没有因此而忘记。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旋即就发出了:“以谪徙民五十万戍五岭,与越杂处”的新政令。这里面既有强权者拓展版图领地的壮志雄心,也有贪婪者据天下珍物宝财独享的穷奢极欲,更有着一代帝王独统天下的文化心理。公元前219年,以屠睢为统帅的50万秦军分五路进发岭南,面对如此强势的军力,南越人退守于深山密林开始了游击式的反抗。攻占了番禺的屠雎强制推行秦法暴政,而强悍勇猛的越人死命不从。白天隐伏于山林的越人,到了晚上就四处出击偷袭秦军,致使秦军经常是夜不能寐,疲于奔命。进而一次大规模袭击,杀得秦军遍野横尸,统帅屠睢也遭击毙。

如此的僵持而下,使得“秦军三年不解甲驰弩”,足见南越人性情之刚烈坚韧。困境中的秦军只得另筹谋略,遂有新统帅任嚣协赵佗、史禄等将领再次进入岭南。他们开凿水道,筑成“秦凿渠”也就是后来称作的“灵渠”,连通湘漓江水,不仅解决了军队粮草给养,更也成了新的战争途径战术。尤其在恩威并用的战争谋略中,到了公元前214年,南越人终于降服归顺了强势的秦军,统一了的岭南随即就被秦皇设南海、象、桂林三郡而制辖。今广东省大部分属南海郡,海南岛及南路一带属象郡,粤西一带部分地区属桂林郡。而南浩郡的治所就在今天的番禺。任嚣作为首任南海尉,在番禺筑城制政,被民间称作任嚣城。

秦皇对岭南的统占是军事和文化并进的一个过程。号称50万的秦军实际上是大部的军人相随于军中的是相当数量的军属、游民和商贾。秦皇也料到了这将不是一个一朝一夕就能制服的边地,逐日的渗透,逐日的融合,使这些军人、军属、皇帝的罪犯、为这军民供给的商人,都能由此留在了这块陌生的土地上,军事的占领和文化的影响改造,如此高效的统一在了这样的过程中,也才能确保对这块土地的长久有效的统治。

特别是后来秦王朝先后两次强制迁徙近5万名无夫女性进驻岭南,既是为留守的军士从妻成家也是强制与越人通婚汉化。“越汉杂处”的时代就这样随着一场残酷的战争而开始了。人的融合,就是文化的融合,融合了的文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改变着一个种族。

如此精明的任嚣在南海尉上的治理,不仅出现了岭南史上难得的政通业兴的一时盛世,更促成了越汉族人的其乐融融的共享太平。而此时中原的秦政暴敛,江河日下,使得任嚣萌生割据称雄之心。无奈病魔的缠身使他只好寄望于任了龙川令的赵佗。颇具治军统政之才的赵佗,在任嚣去世后的很短时间里,开明施政,勤勉创业,很快就控制岭南三郡于自己手掌之中,于公元前204年打旗亮号的自称南越王而建立南越国。那个曾经在番禺所建的任嚣城也由此更名赵佗城,也即越城。

岭南从此开始了一个越国的时代,也同时开始了新一轮的时代封闭。

如此赵佗制辖下的越国虽然越来越呈现着自给自足的独立王国式的自闭,但却也是一块独享海天的福水宝地。虽然他也不时与中原保持有不即不离的关系,虽然如晋代那样也有大批流民迁徙而入,但一个独立王国的政体态势则不能有丝毫改变。独立的越国凭借的就是大山的屏障,就是大海的阻隔。自得其乐的依傍于一线海天和五岭山脉怀抱中的南越人,就这样太平地生活在规避于大汉文化之外的一片世外桃源的极乐世界里。

然而,封闭终究会要打破。

生于韶州曲江的张九龄,是唐代最初跨过大庾岭进入中原的岭南第一才俊。

他作为唐开元三杰之一,是岭南第一个进入朝廷中枢、位居宰辅的政治家。他不仅有着象《望月怀远》诗中所抒发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意高境远的心性豪情,他更有着治国经世的真知灼见和雄才大略。可就因为痛陈奸相李林甫,直谏叛将安禄山,而遭玄宗皇帝贬斥。也正因了这样的仕途变故,也才有了岭南发展史上的一次重笔勾画。拂袖南归的张九龄,托病居家,但却主持开凿修筑了大庾岭驿道,使得岭南通向中原的第一通途的梅关古道,就具有了一种划时代的特别性意义。

作为南岭山脉五岭之一的大庾岭又称梅岭。它“南控北粤,北挹三江”,成为岭南的一道天然屏障。唐以前虽可通行,但如此的狭隘峻险被誉为“江险闻瞿塘,山险最庾岭”。“高攀一线岭,下瞰百蛮天”。山高密林中的羊肠小道,人走都极为艰难,物行就更是不易。张九龄以大庾岭“千丈悬崖”而“人苦峻极”为由上述朝廷请开大庾岭道。获准而奉诏开凿大庾岭的张九龄,亲力亲为,没有丝毫怠慢,踏勘地形,选择佳途,广集众力,两年成果。一条宽丈余、长百里的以青卵石铺就的梅关大道就这样从岭南延伸了出去。

大庾岭因张九龄而天堑变通途。“岭南第一关”由此进入到了一个南北再度融会、岭南与中原真正相融的新时期。

从此的南越,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封闭之地;从此的南越人,更开始了一个越汉交融的新时代。相对纯正的古越文化,更由此开始了一个新的粤文化的构建过程当中。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