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珠江流成的特别地缘  

2012-12-21 11:13:14|  分类: 岭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珠江是中国南方最大的河系,与长江、黄河、淮河、海河、松花江、辽河并称中国七大江河,旧称粤江,是中国境内第三长河流,全长2400公里。原指广州虎门到入海口的一段河道,后来逐渐成为西江、北江、东江的总称。流域跨云南、贵州、广西、湖南、江西、广东六省区,面积45万多平方公里。水系支流众多,水道纵横交错。

西江是水系主流,发源於云南省沾益县马雄山。干流上、中游各段分别称南盘江、红水河、黔江和浔江,在梧州以下称西江。干流长2129公里。主要支流有北盘江、柳江、郁江和桂江。

北江的正源是浈水,源于江西省信丰县。在韶关附近与武水相会称北江。韶关以上水流湍急,韶关以下河道顺直,沿途有滃江、连江汇入,在穿越育仔峡、飞来峡后进入平原,河宽水浅,至思贤窖流入珠江三角洲。干流长582公里。

东江发源于江西省寻乌县大竹岭。上源称寻乌水,西南流入广东省。上游河窄水浅,两岸为山地,干流长523公里。 东、西、北三江各在入海处冲积成一个小型三角洲,连缀而成珠江三角洲,面积1.13万平方公里。三角洲上河网密布,大小河道百余条,互相沟通,交织成网,最后分别经由虎门、蕉门、洪奇沥、横门、磨刀门、鸡啼门、虎跳门和崖门八个口门流入南海。

如此特别的三江在南粤大地交汇而成的珠江,又特别的构筑了珠江三角洲的特别生态地理和不寻常的八个入海的海门以及两个特别的海岛。

这也就为日后的南粤地,成为泱泱中华最早的通途西方、发达商贸的第一口岸重地打下了基础;这也为日后的南粤人,成为泱泱中华几千年来率先踏出国门远涉重洋于西方寻求“文明富强之境”埋下了伏笔

是特殊的地理使然,更是特殊的时代机遇与这特殊的地理相偶合的必然。

南粤的岭南地,之所以能被自以为“天朝上国”的中原人所不断认知,实在说也有赖于中国封建皇朝特殊的官吏发配流放制度。

 

古代的岭南,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特殊的山川地貌,严酷的湿热气候,历来被中原称为瘴疠蛮夷的所在。因而也就自然地成为了朝廷惩罚命官、贬谪罪臣的去所。谁知老天的公道,却成了诗家不幸山水幸。历朝历代的哪些时乖运舛的官吏士人、才子杰俊的不断荟萃岭南,不仅更有效地输送了中原先进的文化,兴水利,劝农桑,办学校,除陋习,而岭南的的山川之秀美,红豆之绚丽,风俗之奇异,馔肴之美味,人物之妖娆,更经这些贬官才俊之士文之演说和诗之歌唱而远播神州。岭南,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经由这一途,而更新开明,而为世人所熟知。

如果说赵佗是汉人开发南粤的第一人,那么唐朝的韩愈就是因朝廷贬斥到岭南“谪罪”次数最多的官吏文人。韩愈三次遭贬岭南,第一次是还年幼时随贬任韶州刺史的兄长韩会而来;第二次是贞元十九年的803年,身为监察御史的韩愈因得罪权贵被贬为阳山县令;第三次是元和十四年的819年,韩愈向朝廷上奏《论佛骨表》触怒皇帝而被贬斥潮州。

如果说幼时的韩愈的第一次岭南行,只是在懵懂的心灵里有了个对岭南的初步性感知,那么二次到了阳山的韩愈一开始就格外的郁闷。一番为民请命的减税免赋,却没想到一下被斥贬于边远岭南中的更边远的又如此贫穷如此荒凉如此恶山瘦水如此横行瘟疫的阳山。但振作起来的韩愈整治官吏,鼓励农桑,兴教化,传德礼,瞬间就聚集起了岭南士子而形成“韩门弟子”如风气象。韩愈有了众多诗友挚朋,“诗成有共赋,酒熟无孤斟”。因而眼前的阳山也成了美景美物,“出宰山水县,读书松桂林”。仅是一年多的时间,阳山人为小孩取名多用韩字,阳山的山水风物也多用韩字命名,而韩祠、识韩亭、尊韩堂之类的建筑更是无有韩字不成名。难怪清人简朝亮有诗云:“阳山终不穷,天下知韩公。至今贤令山,何人继高风”。阳山因韩愈而走知天下。

回任长安的韩愈,没想到又一次因劝疏朝廷供奉佛骨而使龙颜大怒,被令处死。幸得宰相裴度讲情才改贬潮州刺史。戴罪韩愈潮州不到一年,办教育,驱鳄鱼,废家奴,传道起文,除陋取新,使得潮汕文风蔚起,英贤辈出。而潮州人更是奉韩愈为神明,改笔架山为韩山,改鳄溪为韩江,连韩愈种植的树木也命名为韩木,由此使得潮州“一片江山尽姓韩”。曾经伤怀悲凉的韩愈在被贬的秦岭路上留诗于侄儿“知汝远来当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哪知一年后,韩愈因潮州而千古流芳,潮州因韩愈而有“海滨邹鲁”美誉。

如果说阳山人、潮州人的幸运,是遇上了唐朝大文豪韩愈和阳山、潮汕的结缘,那么,惠州人、儋州人的幸运则是遇上了宋代大文豪苏轼和惠州、儋州的结缘。苏轼同样有两次谪贬岭南的经历。两朝大文豪同样两次岭南的遭贬履历,固然是文豪自我人生的两次不幸,可却使岭南因他们而成了中华的岭南,世界的岭南。他们又反过来因了岭南而使他们已经华彩的生命又添上了新华彩。

苏轼的高才注定了他一生与斥贬的结缘。青壮年由贬斥杭州、湖州、黄州、常州,到晚年依然被贬定州、英州,最后还被贬到了惠州、儋州。如此的多贬而也更促成了苏轼的练达豪放。由于党争的缘故,1094年已经57岁的苏轼被贬惠州。寓居惠州的三年多时光,苏轼足迹遍及惠州山水之间,仕途的险恶,人生的多舛,使得他更加寄情于这里的美山秀水,更加融身于这里的风物民情之中。他发自灵魂深处的感慨:“九死南荒吾不恨”,“不辞长作岭南人”。因而,他所到之处,皆因景而生情,因情而成诗。也于是,因他的诗此景就成了名景,名景而广识于天下。特别是因他所资助修造了的惠州西湖,和他为惠州西湖所写下的一首首诗歌,使得惠州西湖有了与杭州西湖相提并论的天下名声。由此也才有了“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说法。

一泓水,因有了传说而显现了人文。

一座山,因有了诗文而具有了精神。

一个地域,一座城市,也是因为了一个人所携带的文化而从此代代延续着一种特别的亮色。

那个曾经封闭孤守着的岭南,那个如此秀山美水的却不见山水灵气神韵的岭南,就在这样的文化浸润中日渐脱失了自己原始的旧色陋貌,更日渐生长出来了一种无限生机的美态秀姿。一个完全不同于中原的特别的岭南就这样的在这块土地上开始了自己的生长。

当然,是中原人的不断渗入和中原文化的不断熏染,岭南开始了自己的蜕变式新生,但真正实现岭南质变而建构起完全自我化的岭南文化精神的则来自于香港和澳门这两个特别的岛屿。

澳门是中国人向西方世界洞开的第一扇门窗。从1513年到1573年,葡萄牙人用了整整60年的代价,终于进驻了澳门。澳门也由此成了中国第一个口岸之地、商贸之地、西化之地,由商品的贸易到生活方式的影响再到意识观念的改变,中国人更确切的说是广东人最早实现了一次洗心革面式的转变。澳门的如此殖民地化,使得日不落的大英帝国更不愿屈居于后,而处心积虑的就占据了香港。南海上的两颗明珠就这样从祖国的怀抱里被分割了出去,但这屈辱的分割却又变成了两个通向西方世界的通道。虽然其间有了这样那样的禁锢限制,但它毕竟成了广东人最直接最优先通西的地缘优势。

所以,梁启超在分析广东地缘特点时就说,在外人看来“广东一地,在中国史上可谓无丝毫之价值也······崎岖岭表,朝廷以羁縻视之;而广东亦若自外于国中”。而实际上在全球的视野中来看广东的话,那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景象。梁启超分析说如果把广东放进世界地图中来看,广东就有了一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的优势,广东是中西海路通商的关键点,“为世界交通之第一等通道”。而处在这个通道上的两颗明珠,一个是澳门,一个就是香港。这就构成了广东这个特殊的地域所独具的地缘。而正是这个特别的地缘,就像海潮一样的流出去了千万的华人而变成了海外的中国人。也同样是这个特别的地缘,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又像海潮一样的回流进来了千万华人华侨对改革开放的参与。

正是由于香港和澳门这两个特殊的岛屿在数百年来的特殊境遇所构成的特殊地缘,珠江口就成了中华的一个特别的地缘所在。这个地缘的特殊就在于她的流通海外,就在于她的面向西方。中国社会自唐代以降,其社会的每一次变革性的发展,无不是由北顺东而向南,向南的这个大门口就是珠江口。封闭的时候,发展的中心回北回东,封闭到衰落而不能持续时又开放,而开放则又从南而起。唐宋是如此,元明亦是如此,到了清代更是如此,以至于到了近代中国的大开放更是如此。特别是建国后的30年几乎遗忘了这个几度开放又几度关闭的南大门,只要大东北,只要大上海,只要大华北,只要大三线,乃至于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时,广东这个南大门,珠江口这个大通道,才又一次被推向了历史的潮头上。由此引领了中国社会的又一次变革的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珠江口是中国社会开放的地缘,是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走向中国的地缘。

如此的地缘,才能有如此的开放。

如此的开放,也才会有如此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