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带灯,就是萤火虫  

2013-04-16 19:13:44|  分类: 感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灯,就是萤火虫。

在黑夜中,自己给自己照亮。

 

带灯的原名叫萤。

办公室主任白仁宝一听说她的名字叫萤,就笑了。哦,萤火虫?!

 

萤读了好多的书。

读到一本古典诗词,诗词里有了描写萤火虫的话:萤生腐草。心里就不舒服。

另一本书上说人的名字是重要的,别人叫你的名字那是如在念咒,自己写自己的名字那是如在画符。

怎么就叫萤?是虫子?还是腐草?她便产生了改名的想法。

 

马副镇长在门前的场子上喊:萤呢?萤干事呢?

萤就站起来要到门前去,却看见麦草垛旁的草丛里飞过了一只萤火虫。不知怎么,萤讨厌了萤火虫。也怨恨这个时候飞什么呀飞!但萤火虫还在飞,忽高忽低,有白色的光一点一点地在草丛里、树枝中明灭不已。

萤突然想:啊,它这是夜行自带了一盏小灯吗?

于是,第二天,她就宣布将萤改名为带灯。

 

带灯做了镇政府综治办的主任,经常下乡,有了许多农村妇女的老伙计。

带灯心里有着梦,酸甜苦辣时都要给远方的那个元天亮发信息诉说。

带灯学会了开药方,而且掌握了好多的祖传秘方验房,给她的老伙计。

带灯熟练了和人打交道,上访的、治安的、受苦的、有难的,都乐见她。

 

带灯感觉到:镇政府的生活,综治办的工作,酝酿了更多的恨与爱。

恨集聚如拳头使我焦头烂额,爱却象东风随雨而归又使我深陷了枝头花开又落的孤独。

樱镇上有人议论,说你的长辈为了樱镇的风水宁肯让贫困着,而他的后辈为了富裕却终会使山为残山水为剩水。而我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对于樱镇,不开发是不是最大的开发呢?我不知道。

 

带灯是奔她的樱镇丈夫才来樱镇的。可她来了,他却走了。

带灯就领悟到:尽管所有的女人都可能是妻子,但只有极少幸运的妻子才能做真正的女人。

 

带灯,依然小资着,依然美丽着,依然时尚着,依然走乡穿村的见她的那些老伙计,更依然给那个远方的元天亮发着她心里埋藏着唯有对他才倾诉的信息。带灯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消受着自己。

带灯在长长的日子里,有时候对着夕阳发呆,有时候对着小鸟突发奇想。

带灯深深地感受到:我的命运就是佛桌边燃烧的红蜡,火焰向上,泪流向下。

 

一场农村人的家族打斗事件改变了带灯的命运。

尽管她的老伙计们听说后,24个婆姨带着自己村子里最最好吃的24种珍肴做了一大锅揽饭给带灯吃,但带灯还是被撤了主任职降了两级。

从此的带灯,身上有了虱子。她喜欢吹的埙也莫名其妙的没了。她得了夜游症。

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悄悄地在樱镇的大街小巷里游走,然后又悄悄地回到镇政府的办公室里睡下。

第二天依然。

 

樱镇有个松云寺。那里有个饭店,过去镇政府的人常爱去那里聚餐。带灯被撤职后就不再去了。

在松云寺坡下的河湾里,有一片芦苇蒲草滩,突然有一天人们就发现黄昏后那里就聚集了大量的萤火虫,简直就是一个萤火虫阵呢。

看着这些萤火虫,一只一只并不那么光明,但成千成万的十几万几十万的萤火虫在一起,场面十分壮观,甚至令人震撼。像是无数的铁匠铺里打铁淬出的火花,但没火花刺眼,似雾似雪,似撒铂金片,模模糊糊又灿灿烂烂,如是身在银河里。

于是,这里就成了一个景观。

于是,每到傍晚有人就来观景。

于是,杨二猫就修了条船,做起了观萤火虫的生意。

 

带灯也来观景了。

带灯说:这么多的萤火虫呀,哪儿就有了这么多的萤火虫?

带灯用双手去捉一只萤火虫,捉到了似乎萤火虫在掌心里整个手都亮透了。再一展手放去,夜里就有了一盏小小的灯忽高忽低的飞。飞过芦苇,飞过蒲草,往高空去了。光亮越来越小,像一颗遥远的微弱的星。

 

竹子说:姐,姐!

带灯说:叫什么姐!

竹子顺口要叫主任,又噎住了。改口说:哦,我叫萤火虫哩!

就在这时,那只萤火虫又飞来落在了带灯的头上,同时飞来的萤火虫越来越多,全落在带灯的头上,肩上,衣服上。竹子看着,带灯如佛一样,全身都放了晕光。

 

镇政府又会餐了。

还是不去松云寺哪里的饭店。

而是在镇政府的伙房里做了,摆到会议室,吃呀喝呀的热闹。

 

书记却突然叫带灯。

书记说:听说河湾里有了萤火虫阵?

带灯说:是有了萤火虫阵,书记没去看吗?

书记说:啊,真有了萤火虫阵?!他扭过头对镇长说:甭煎熬,王后生再上访有什么害怕的呢?这不是突然有了萤火虫阵吗,樱镇可从来没听过有萤火虫阵的,这征兆好啊,预示着咱樱镇还吉祥么,不会因一场灾难而绝望么!

 

这里,喝酒的划拳声一浪高过一浪的向外射去。

松云寺河湾里的萤火虫,在黑夜里,自带灯的忽明忽灭。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