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思维决定命运  

2013-05-05 18:32:47|  分类: 感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性格即命运的名言。

是说一个人生命过程的模样总是与他的性格千丝万缕的相联系着。何样的性格,走出何样的人生。

其实性格除了和与生俱来的秉赋性情有关外,更多的和人的思维方式相联系。所以,与其说性格即命运,倒不如说思维即命运。

 

一个人的思维方式,是在自己长期的学习、思考、实践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对问题的看法,处理问题的方式,由此就有了属于自己思维的角度,有了自己思维所期望的目标。

比如面对一棵庄稼苗,我这个人总是看到土疏松了没有?肥料施得怎样?是否该浇水了?要不要喷洒农药?何时除草修剪?这样以来,思维的焦点就老是盯在了问题上,用过去我们惯常说的话就是“暴露黑暗”。你想想,作为这个事业的领导者来说,你老看到的是问题,这不是与领导过不去吗?这不是专挑领导的毛病吗?这不是给领导难堪吗?如此的你,领导会对你有好感吗?若是遇上个修养差些的武断专制的领导,说不定立马就给你个下马威。若是遇上一个修养好点的城府深点的领导,当时也许还会夸赞你几句,但心里就已经把你打入另册了。你的人生命运说不定就在这个瞬间悄然的被决定被改变了。这难道不是思维决定命运吗?

同样是这棵庄稼苗,可人家有的人面对它就会是另一样的思维。他就会对着领导说,这棵庄稼苗长在哪里就是成功的,它总是要吐芽发绿拔节长高的,它也一定会开花结果的。它即就是今年不开花结果了,它明年也会开花结果的。甚至还会找出一大堆今年没能开花结果的客观合理的理由,更会描画出来年它花开得更艳果结得更丰硕的美丽图画,甚至还会说今年的不开花结果正是为了来年开更好的花结更好的果的结论。这就是一种发展的观点看问题。你说说,哪个领导听到这样的话能不眉开眼笑?哪个领导看到这样的下属能不心花怒放?会这样思维的人说了这样讨巧的话,领导们能不给他发展的机会吗?他的人生命运自然就走在了无限光明的康庄大道上了。这难道不是思维决定命运吗?

 

就是一个男人面对女人也是这样。心不诚情不真的男人,若是有一嘴的甜言蜜语,女人总是快乐幸福的。而那些实一不二真诚真情的男人,就因为不善蜜言甜辞,往往被女人不是白眼就是冷对。因为,任何言语都是思维的结果,怎样说?说什么?哪一个不是与思维方式相联系?可思维所产生的言词和言词所产生的效果,怎么就会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呢?

 

如此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酝酿了一个如此的社会国情,成就了如此一个生存环境,生活其间的人们,也不是就不明白这个理,可就是有的人能做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可就是有的人受苦也不为,宁死也不屈。

这里的问题就是性格使然,思维使然。性格成就着如此思维,思维也自然造就如此性格。于是,思维和性格就像孪生兄弟一样,你就成了我,我就成了你。思维的方式就这样日渐一日的长大定型了。形成了就难改变,要改变就心里作痛。

由此,人就有了三五成群,心也就变得五花八门。

再由此,人就有了三六九等,心也就成了真善美丑。

 

正因此,中国有古话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大概就是指这类不会思维的人。而这类不会思维的人,往往大多是些读书人,是那些读书读得太有自己想法的人。所以,从古到今,士,也就是读书人,也就是所谓的知识分子,命运大多都是多舛艰辛的,生存大多是穷困潦倒的。

可是,人类文明前行的历史反复证明:一个社会中,士人没了尊严,读书人没了独立人格,知识分子失却了属于自己独立的声音,这个社会维持的时段都不会太长。但可悲的是,一个社会的前行,总是以士人读书人知识分子最惨烈的声音为代价的,  甚至为了证明这声音而牺牲自己生命以换的社会的认可惊醒。谭嗣同血溅菜市口、陈天华跃身葬大海不就是明证吗?

历史,就是在这样一个惨烈过程中,把今天变成了昨天,把明天又变成了今天。

 

性格即命运。

思维即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