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看到养池的墨宝想起了苍如老同学   

2014-12-18 16:14:03|  分类: 生命体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看到养池同学书写王安石“墙角数枝梅”诗墨宝发表在朋友圈,就一下让我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同学我的室友李苍如老大哥。 
       苍如是我们中七七班的老三届。我们班51个人,老三届占了小半数。大到47年,小到60后。这是刚刚恢复高考后新三届普遍现象。苍如上学前曾做过中学教导主任,古文底子厚实。所以一来就指定做了学习委员。那时的苍如也俨然是我们这些中小字辈的老师,学问好,尤其善写作文,大家心里都很佩服。可能是学习干事的职责缘故吧,经常能看到他的身边围着三五个同学听他的学习经验,而且苍如似乎也很享受给人传授学习心得经验,尤其是女同学更乐意于他的传授指点。而且苍如每当传授讲述到兴起时,黑瘦棱削的脸上就会洋溢出一种特别炫目的光亮。这个时候也每每会有男同学走前去调侃一句:“苍如兄布道啊”,这时的苍如嘴会张的大大的伸出一只手拍拍你的肩膀笑呵呵的说:“佯门哩”。佯门是关中方言,我至今不甚明了其准确涵义。苍如的学习委员当了两年,两年里这样的情景也每每出现。素朴的苍如,也呈现着情趣的苍如。 
        在我的印象里,苍如老爱穿一件灰蓝色中山装,由于个子高且驼背,衣服总是前襟长长的下吊着,后背高高的挂起来。加上苍如走路时爱把双手背起来,这样就使得衣服的前襟忽闪忽闪的,后背的衣襟却短的吊在半腰。特别是每到夏天,苍如就穿一双白线绳织打成的类似草鞋一样的凉鞋,鞋底里还绣着脚踏实地四个字。我们宿舍的六个室友经常借此开苍如的玩笑,让他理解嫂子的一片爱心,一定不要辜负了嫂夫人的一番苦心。更为特别的是苍如的凉鞋前脚尖还打有一簇红缨子,高高的个头,有些驼背的身板,夏天也穿着那件灰蓝色的吊脚中山装,你能想象苍如背着双手走起路来两脚红缨一闪一闪的模样情景吗?亮眼的双脚,伴随着他那充满自得的神情,行走在校园马路上的苍如你能说这不是一道风景吗? 
        苍如尤其雷打不动的一个喜好是晚饭后的散步。按时晚饭,准时散步,后襟短前襟长的驼着腰背着手走上那么一圈,回来时绝不会两手空空。不是拿回一根铁丝,就是捡回一片石头,每次回来总是要给他的床架子上层添加一点财物。这是不是一种民间文化的讲究,那时的我们的确不知道,但苍如赶四年大学毕业时床架上的小财物真是累积了不少。尽管他走的时候一件也没带走,但他四年里凡晚饭散步回来手里就是没空过。 
        苍如同学给我们宿舍其他六个同学影响最深的就是在他床头贴着的王安石这首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诗是尺幅不大的一件书法作品,笔法功力还算可以,但不是什么名家之作,也不是苍如自己所写,因为四年的时光里班上象养池样经常练字的同学有几个,但苍如从来没有。我们宿舍七个人,东南亚一号房。东南前床本来是战军在下文俊在上,文俊后来搬移到靠后顶我的上床,中间床是张阳。西北前床下是秀莲上是孙旭,接后就是苍如。所以苍如的床位就是在窑洞的北后角。有一天他的床帘拉开,我们一下就看到了贴在他床头上的这首诗。那时的我们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老三届们成家工作有了很多历练,中间带也有高中毕业后两三年的插队回乡工作经历,小字辈们虽少但在校应届就能与他人同起同坐自然盛气满满。所以看到有一个人把这首诗挂在自己的床头,你不能说心里不生出些特别滋味来。那独自开,是要怎么样?那暗香来,又是要如何?我不知道当时我们寝室其他五位作何感想?但大家自从看到苍如床头这首诗后,就不约而同的每天中午午休或者晚上熄灯前的话题中,常常多了矛头一致面向苍如的冷嘲热讽和奚落调侃。记得不久后的一天,我们发现苍如的床头没有了这首书法作品的诗。现在想起来,挂一幅那样的字就是一个读书人的一点情怀罢了,可大家心里就能滋生出那么多莫名的怪异,人这个所谓高级的生命体说到底也还就是个生物体啊!境界是日月历练出来的,品质是生活磨砺成就的,精神是苦乐悲喜铸造的。当人经历过了这些历练、磨砺、铸造而具有了些境界、品质、精神时,人这个生命体也就要开始结束自己的生命里程了。所以,一定要明白,活着就好!活的自己感觉好就是好活了!不以他人之喜而悲己,也不以他人之苦而自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爱自己喜欢爱的人。 
        说到这里,与主题相关的事相算是交代清楚了。但是,那个让我们挥不去影子的苍如却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因为我们的苍如还没有更多的去经历生命的这样一个更长过程,就在我们大学毕业刚刚走过十三个年头的时候,,就在他的生命之路刚要柳暗花明的时候,老大哥的苍如就突然悄悄的远走了。据说苍如是患肺气病而去世的。由于事前不知道,埋葬后的第一天在西安的几位同学结伴前往长安县苍如的家去探望。那是苍如埋葬后的第一天呀,我们几个到了苍如家时,眼前的情景真把我们惊呆了,怎么会是这样呢?看不到有人素衣带孝,更看不到家里的沉静忧伤,眼前正在进行的是大清理大搬家,全家人忙的搬家具擦窗子,院子里也是新到的新家具。我记得凌芬大姐还有毓民老兄还有张阳小弟还有晓鹏还有谁些现在记不起来了,面对这样的情势,反倒我们无可适从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样的话了,手脚都不知该落到什么地方了。我们放下了一点慰问金,想和嫂夫人及孩子们啦啦话问问情况安慰安慰,可感觉人家很忙,无暇顾及。于是悻悻的我们只能悻悻的返回了。 
        苍如是我们相伴与共四年的老同学老大哥。作为老同学老大哥的苍如最先离开了我们这个由51人组合起来的群体,使得我们在1998和2008年两次同学聚会中虽然也有同学没能到齐但少了苍如一人的遗憾则是我们埋在心头深深的痛!苍如在你生命48年的辉煌时却突然的黑暗了,如今在另一世界你又走过了20个年头,你那枝凌寒的梅还开得繁茂灼灼吗?你那股有着独到味的暗香还依然悠悠吗? 
       今天看到了养池同学“墙角数枝梅”的墨宝,我想起了我的李苍如老同学。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