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对路遥,时间会形成定位   

2015-11-19 17:47:06|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路遥的评说最好留给历史。
因为文学的路是遥远的,急功近利不能得。
文学的价值意义是留给时间的,急功近利也是不能得。
因为文学是给历史沉淀的。

过去那些年,每当每年的11月17日路遥忌日这天,我都会有一篇博文,既是怀念我们这位陕北兄弟,也是对路遥人生文学的精神的再度张扬。可是今年自从那个春月以来,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上演,起始刚播出五六集,是一片质疑恶评喧嚣,可突然有神力扭了乾坤,从此一路高奏的莺歌燕舞。路遥成了热点,路遥创造的那个平凡世界也成了经典。有数据统计路遥是阅读量最大的作家;有名人站出来放言是路遥的孙少平激励改变了他的人生命运;有学者站出来激言当代文学史不给路遥位置是中国文学之殇;甚而有人痛惜路遥生命之逝要不然他才应是中国诺贝尔文学奖第一人。如此不一而足的众说纷纭,使得我不知怎么觉得难有话去再说。就这样热闹了了大半年的路遥热,似乎稍稍有些平静时,又恰遇路遥23年忌日,又是一小波的热炒。

看来有话要说的人很多。看来路遥作为一个支点在成就着什么。
可是在这样一个过程里,我发现有一个特别的现象,这就是说路遥苦难人生的多,说路遥《平凡的世界》多,却没有人去涉及路遥成名的作品《人生》和他所创造的高加林形象。说实话路遥和他的《人生》和他的高加林形象是一定会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史家族中的成员的,而《平凡的世界》即就是现在进去了将来也是站不住的。苦难中农村青年孙少安和孙少平的人生历练,固然有中国特定社会时代的史性境况展现的文学性意义,固然有苦难与青年人生交织的生命成长意义启示,但文本的价值眼只聚焦在青年人使命感责任性这个点上,而没能形成如高加林形象那样的社会历史文化的文学性触动,所以就使得原本该是惟余莽莽黄土高原中的原驰蜡象,一下就变成了弯弯曲曲黄土山路上的走西口。审美的气象就这样瞬间减半,审美的境界也由此落在了半途。看看《人生》和《平凡的世界》两部小说中支撑故事发展构成人物命运的爱情线,就会看到孰高孰下的分野。高加林落难而有农村女子刘巧珍,腾达时有城市美人黄亚萍,发生悲剧再落难而唯有土地最亲,这样一个情结过程所形成的情感激荡和思想意义是什么?再看孙少平落难时却有高官女儿的左右陪伴,腾达时则与师傅的遗孀遗子组成家庭,如此人生戏的安排除了高尚的感化外有的只是政治学的意义而却没了文学的意义。

我们陕西,我们陕北,出了路遥,写出了苦难人生中农村青年的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生命世界,是值得自豪,也值得说道。但是否就值得这么如此的热炒?而且被一种情绪化热炒,被一种政治化热炒,这不是在关切路遥和他的作品,这不是属于文学的常态的价值意义的新认知,如果真是被一种潜藏于后的力量所促使,属于路遥文学原本之意义将会受到伤害,路遥作为一个文学所有的意义由此则会污名化。

文学的路遥,文学自然会对其做出评价,即就是当下或许有上与下的偏差说词,但文学的时间是最公正的,时间一定会淘洗出一个真实也真切的认知。中国文学的命运几千年来就是沉浮的命运,进入二十世纪后愈加激荡,其果就在于文学之外力量的消涨莫测,使得文学与自己渐行渐远。看来让文学回归文学的常态,这恐怕也是中国文学的个梦。
对路遥,时间会形成定位 - 马至融 - 马至融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