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羊年春节的温暖  

2015-03-12 21:27:38|  分类: 感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年的春节,过在老家。在老家过年,有着一份特别的温暖。

当北国已是冰天雪地的苍茫时,南国依然还是沐浴在和风徐徐的绿色里。由于农历润九月的缘故,今年的寒假在距离春节还有近一个月时就放假了。这虽然给我们这些教书人较多了的年前时间的清闲,但也意味着年后的紧迫急促。往年寒假后的开学,大多都是过了正月十五还有几天的缓冲修正,甚至有时过完了正月才开学。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如果吃着腊八粥是过年的开始,那看完了上元节的花灯才是年的结束。可今年的开学在正月初十就开始了。所以,年后的短促,使我打定了年前早回老家的主意。

就在放假当日的腊月初三,匆匆的我就驾车开始了仆仆风尘的北行。一路的北上,一路的风景变化。出韶关,进湘水;过长江天堑,临神农山脉;越秦岭关隘,到关中平原;走出金锁关口,隐入黄土高原,再到黄河壶口。和徐微风,被凛冽寒风渐次替代。满眼葱绿,被枯枝黄叶渐次更换。蓝天白云下的生机盎然,就这样渐行渐远地变换成在烟霞相裹里显现着属于我的北方的那种苍茫里的沉静。惟余莽莽的大地,特别静静的山村,偶尔一缕炊烟的袅袅,偶尔一只小鸟的眼前掠过,生我养我的热土,我睡梦里都时常回到您怀抱的家乡,就这样我一步步的走近了你,走向了您。

腊月初六到家,次日就是一场皑皑大雪的银装素裹。洁白的世界,静悄悄的塬上。站在这塬上的我,极目四处,瞬间却生发出了一种别样的情怀。我这个伫立于白莽莽天地中黑色的点,多么的与眼前这个银色的世界不相谐调呀!纯净如羊脂玉般的世界,你所显现的世界与你所包裹的世界,哪一个才是更真切的您呢?哪一个才是活着的人们所需要的你呢?就在这样奇怪的心念里,我这个从不作诗的人,竟然也冒出了几行诗句来,而且即刻产生的诗名就是:两界之象。昨夜风雪满地走,万样世界成一色。银装这境多称美,素裹那象又如何?

 人是多么奇怪的一个生物呀!人的世界又更是多么神奇的一个世界呀!生在一方热土里,往往却背井离乡的要到异地漂泊挣扎。身子处在了异地他乡,可心里的魂却时常盘旋在家乡的土地上。命该如此的安然处之,但却不认命的发愤抗争。发达成功了时,却会慨叹生命为何必须要这样?失败落魄了时,也却会慨叹生命为何必须要那样?

日子,就在这样的慨叹中轮回着。生命,也就在这样的慨叹中逝去着。世界,也就是在这样一茬又一茬人的慨叹中交替前行着。活着的人,依然在活。变幻着的世界,或许会因了某个人而一时悲喜,但常态依然故我的平静,始终还是这个世界的模样。

黄土高原的山岭塬峁沟壑,常常使人困苦于交通的不便。但大雪封路的不便隔绝,这时反倒成就了在繁杂纷乱尘世里被煎熬了的生命乐得暂时独处的安然。

有了这半个月雪的世界封闭,也有了我起先所期许的只与老母亲安静相守相伴心愿的满足。就这样静静的与老母亲相处相守相陪相伴的半个月。每天,什么都可以做,也可以不做。想到曾经喜欢的好吃的了,刚给母亲念叨了下,妹妹就张罗着去做了。母亲时不时地说着她娘家由盛而衰的往事,说到嫁给我马家所遭的罪,虽然说的平静可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波澜。阴天时,我们依偎在炕上,看女儿结婚典礼的录像。虽说已经看了一遍,可过两天母亲又说要看,我也就再放给母亲看。母亲有时看着看着就直往前倾身子,好像要走进电视里那样。我说妈看不清楚吗?她就又挺直了身子。老妈对孙女的疼爱那是从伺候月子时就深藏于心的。这些年老母亲心里最最重要的精神支撑,就是惦记孙女的婚事。现在结婚了,就等着孙女领上女婿回家来看望她。母亲嘴上尽管不说,但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是真真切切的意会到了的。在天气好有太阳的时候,我也和老母亲坐在向阳的院子里东拉西扯的说着村子里的陈年旧事。

如此闲散慵懒的待在家里,守在母亲身边,对我这个年过五十的儿子和年过八十的母亲来说,真是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早晨,我可以五点的凌晨早起,走到冷清的院子,感受皓月还没落下里寒风卷走雪粒的飒飒声响。我也可以深睡不起,躺在被窝里,等到阳光满窗时听着老母亲诵读圣经的声音。

说来也真是令人不可思议。从来就没进过学堂的老母亲,由于家庭的突生变故而家道中落,从一个富有家庭嫁到我们这个一贫如洗的马姓家族后,过起了含辛茹苦的熬煎日子。而已经错失了读书年龄的大龄父亲,这时反倒又进了学堂。那个时候的中学毕业生国家是分配工作的,所以中学毕业了的父亲,于1954年先是分配到洛川县教学,次年又调到志丹县任教。操劳在家的母亲,不仅在家要带大姐二姐,更要照料爷爷奶奶叔父姑姑们一大家的生计。后来母亲虽然带上大姐二姐也到了志丹父亲的身边,我也因为出生于红都志丹这个地方,就有了“志荣”这个名字。但三年困难时期的1962年,组织一号召,父亲就申请退职,好不容易刚成为了城市户口人的我们,就又回到农村开始了乡村人的生活。母亲也就在文革刚刚开始的时候,身患了重病。我记忆中的童年,只记得就是跟着大姐一天天长大的。从此后的母亲,六月天也是棉衣加身,头上的围巾好像从来就没有摘下过。乃至于我八十年代工作了后几次给母亲买的短袖衫,就从没见母亲穿过。是母亲不满意吗?有一次下决心问母亲大夏天的为何不穿我买的短袖衫?母亲笑了笑说不习惯。后来才听大姐说,母亲不仅不敢穿短袖衫,就是长袖也要套上两三层。我的这样一个一生都被病痛缠身折磨的母亲,在1995年从来没病不看医生的父亲突然生病离世后,63岁的她却突然开始了自己诚奉基督的信教生命历程。

20年的信教,连自己名字也不识的母亲,却是那样的喜爱那厚厚的沉甸甸的圣经书。每天都捧着新约、旧约和赞美诗读着看着。大字不识一个的母亲,就是先听别人念,然后对照着发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认,而且做了许许多多的标记。这标记不是用同音字标注,因为她根本就不认得字,而是在每个生字旁划一横或一竖,然后就记住了它的读音,理解了它的意思。以至于到了83岁的今天,母亲每天依然是那样虔诚专注地诵读圣经,遇到不认得字了,她总是捧着书走到你的身边说这个字念什么?真切诚恳的如小学生般,使得你不由得心生敬佩。就是这样听音对照字形念读圣经的20年,已经83岁了的老母亲竟然神奇般的能够把新约旧约全本圣经阅读下来,而且经常在诵读的过程中,突然会说这一段写的可好哩,我给你念一念。听着她顺畅的诵读声,你真不知是被圣经的教义所净化还是被母亲的精神所感动?人说能识两千个汉字就可阅读了,可圣经中那么多的生僻难字母亲都能诵读,说明曾经不识一字的母亲所掌握的汉字一定在四千以上。有几次听着母亲的诵读声,我心里暗自想母亲听音识字的过程是不是依葫芦画瓢样的只会听音读字,实际上并不认得字。所以我就打开我的平板博客找一篇博文试探母亲,结果母亲果然能顺利读下来。我为我对母亲的怀疑而羞愧,我更为我的老母亲在她的晚年竟然从一个文盲变成了一个能断文识字阅读圣经的神奇耄耋老人而骄傲自豪。尤其是曾经满身疾病的母亲越是到了晚年越是身体硬朗,就连前年突然摔倒股骨头断裂而置换了人工股骨头后十天就能下地行走不受任何影响。如此的神奇,这到底是圣经的力量造化了母亲的奇迹呢?还是母亲天生就具有这样的天分只是过去没能得到表现而现在奇迹般的呈现了出来?信奉基督,使母亲有了全新的生命历程。诵读圣经,使母亲有了不一样的生活世界。我为母亲神圣崇高的心理精神而动情,我为母亲健康快乐的生活而高兴。作为母亲唯一的儿子,我时常为自己的远游不孝而内疚。但母亲活出了属于自己生命的精彩,又使得内疚满心的儿子有了特别的慰籍。

所以,这个寒假,这个羊年的春节,无论是每天清晨还睡在热炕头的被窝里静静地聆听老母亲诵读圣经的声音,还是中午抑或是夜晚的嘈杂声里或断或续的听着老母亲的诵读声,我都真切的感受到这是我生命世界里最最美丽的声音,最最动听的声音。有时母亲一个人在屋里诵读,我就站在屋外的窗子下静静地听着,我感觉到这声音真的就是从遥远天国传来的天籁之音,是那样的动心,更是那样的温暖。

 从腊月初六到腊月二十的半个月里,我就是在这样一个雪色包裹下的世界里,看着雪花一日日的消解,听着母亲一声声的诵读,感受着游子归家的层层温暖,体验着母亲膝下的真真幸福。

雪化了,路开了。我开着车去了延安,薄酒一杯虽然迟,但答谢朋友同事的情意却是满满的真诚。我又去了宜川县城,寻找儿时同村长大的玩伴和高中最要好的同学。相酌不舍到子时,共话不眠到黎明。在了却这些心愿后,腊月二十四我采购了过年所需要的年货,开着满满的沉沉的车子又回到了我的村里。馒头是买的过年的馒头,年糕也是买的现成的年糕。我要做的就是年饭的各种加工。炸丸子,做酥肉,蒸酥鸡,用了一天半个晚上。卤煮肘子,做烧鸡,红烧肉,又是半天半个晚上。加工烧鹅,清洗腌制鲤鱼带鱼,又是半天半个晚上。如此多的制作准备,不仅仅是几个人的过年食用,重要的是为正月初六全家三十多人的大聚会。就这样为食品忙了三四天,又洗衣服一天,大扫除一天,这就到了年三十了。

宜川人过年的年饭安排,年三十早餐是库仑,晚餐是臊子面,初一早上是蒸八碗的宴席,下午是饺子。这是宜川人的传统,但近些年有了调整改变,主要是更看重了年夜饭的宴席与大年初一第一餐的饺子。但无论怎样改变,年三十早上的库仑宜川人是牢牢坚守的。库仑它不同于延安人平常吃的洋芋擦擦。库仑是一种中华传统美食,红楼梦里的大美食它也占了一例。它类似于西安回民的粉蒸肉,但一定比粉蒸肉更好吃。今年年夜饭虽说就我和老母亲及四妹与妹夫四个人,但我还是精心做了一桌八个菜的宴席。年初一的饺子,也是用了心的制作。过了这两餐,年也就算是过了。其它时间的吃饭,就是热热这个,煮煮那个的随便。

大年初三赶到西安咸阳机场,接回女儿女婿,顺路看了壶口瀑布,赶回到家里已是晚上七点多。着急的母亲,几次次走到大门外张望。我知道她是想看到孙女,更想看到她的孙女婿什么模样。你可以想象,这一晚家里的欢歌笑语,这一晚家里的温馨快乐。初四初五是家里来客的两天。二姐二姐夫先来了,带着儿子儿媳女儿女婿,还有三个孙子。大姐大姐夫从延安来了,带着两个儿子儿媳,还有两个孙子。三妹和妹夫从神府来了,两个女子女婿没能来,但带来了儿子和两个孙女。小妹和妹夫从延安来了,带着女儿。四妹的儿子因为读大学正在天津实习没能回家过年,但两个女儿女婿带着各自的儿子早早就来了,因为他们要为全家的团聚用餐掌勺献艺。三十多个人一下齐聚一起,平日冷清的家顿时热闹非凡的红火。两个姐姐三个妹妹还有我这个儿子,各自携带着子女孙儿齐聚老母膝下,83岁的老母亲第一次把自己六个儿女和三十多个孙儿们揽在怀里一起过年,可想而知,老母亲的心里是多么的如愿,我们的心里也是多么的快乐。正月初六,人心的幸福快乐,也有着天气的阳光灿烂。院子里摆着三张大红桌子,大家围坐在一起。先是坐席,录像,再是照相。全家福合影照完,又是一家一家的与老母亲合影,再是一家一家的与新婚的女儿女婿合影,然后各家照全家福,再就是轮番的姊妹合照,女婿合照,孙女合照,孙女婿合照,重孙合照。不同辈分不同组合的照相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太阳西下。

如愿满足了的老母亲,心里尽管不舍儿女孙儿们这样快的离开,但她知道今年年后上班时间紧,所以还是高兴地送着一家一家离去的儿女。我也带着女儿女婿在正月初八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老母亲,当天到了西安。晚上宴请了女儿大舅舅母和小姨姨夫两家,第二天在女儿小姨的陪同下,上午走访了回民风味的庙后街,下午游览了大雁塔和新曲江。晚上又专程到女儿大舅和小姨家拜望。

记得腊月初五回来时到西安,满城烟霞罩,景象很特别。这正月初九返回西安,又是寒风加雪粒,凛冽多刺骨。后来听说,无论是我回来时离开西安还是我返回时离开西安,第二天都是阳关灿烂照,和风暖人面。看来我这个人是不受西安待见的,但我的心里装着西安,我的情感里爱着西安。我希望未来的西安和今后的我,相融共温暖,相望同思念。

腊月初三的北回,正月十一的南归。匆匆的回,急急的归。到底北回是家?还是南归是家?家,是一间房子一个窝居?家,还是一种心结一份情感?家若是一种血缘关系构成的亲情的话,那一定是与父母与儿女紧紧相关着。它无论是怎样的一间房子,或是怎样的一个窝居,父母的家,就是你永远的家。父母在,家就在。儿女的家,抑或是你的家亦抑或不是你的家。所以,父母永远是我们生命的起始点也是归宿地。呵护好父母,就是呵护我们永远的家。 

一年一度假期去,一年一度春节来。暂时的休养生息,使得我们有了生命的一个暂时停泊,而漫长的求生存图发展,则是我们永远的重荷。负荷前行的生命之旅,苦在其中,乐也在其中。人不就是在这喜怒哀乐的交替变化中一茬一茬的,走了的来,来了的又去。唯有不变的,那就是我们的家,是我们家里那亲情的温暖。

羊年的春节,过在老家。在老家过年,有着特别的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6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