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学界死身者精神抑郁的自白   

2016-02-25 02:11:54|  分类: 生命体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年前的1989年3月26日,北大毕业任教中国政法大学的青年诗人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年25岁,青年讲师,死时怀抱《圣经》,留给世间最后一首诗,就是现在大家耳能相熟的《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学界死身者精神抑郁的自白 - 马至融 - 马至融博客
 

六天前的2016年2月19日,北大毕业任教华东师范大学的青年思想者江绪林在办公室自缢身亡。年40岁,青年讲师,死时留遗书发微博,祈祷“上主啊,请你开启希望之门”。

学界死身者精神抑郁的自白 - 马至融 - 马至融博客
 

海子与江绪林,同是受过北大“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洗礼,同任教于一流的大学,为何在人生的黄金时期选择自杀呢?前者被人归之于情场失意之抑郁,后者被人归之于性格缺陷之抑郁。其实考察二人求学经历和职业经历,都是早年得志而成就不凡者,最最重要的更是其都具有特别心志的思想者。生理的疾患不足以击垮一个特别心志的思想者,而精神观念的溃败才是一个有特别心志的思想者以肉体的死亡寻求灵魂安宁的唯一路途。所以,精神抑郁者实质是观念的危机,因为他们都活在两个特别的世界。

诗人海子的两个世界:一是麦地,一是海。麦地在生活里,海在心里。生活里的麦地多与苦痛哀悲相交织,心里的海多与浪漫美满相契合。麦地使他心先死了再死身,海使他身子死后让心活起来。所以,生在长在活在麦地而与海无缘无面的他之所以用名海子,就是因为他的心属于海,他是海的儿子,是海之人。

思想者江绪林的两个世界:一是现实之累,一是未来之苦。从大学到研究生到任教的江绪林,他的心之思想与眼前的所有之实都是冲突而隔的,他思而行,他行而思,终是依然如旧,甚而更烈的让他绝望。所以现实之累使得他对未来也是绝望,进而对宗教也绝望。一个纯粹的完美主义者的江绪林,在被现实一次次击碎的同时,也对未来产生了绝望。不可能有未来的生命,与其这样苦撑得没有尽头倒不如现在就结束的好。所以,绝望于当下的江绪林,更绝望于未来。

有他们各自留下的精神抑郁自白为证:

海子留下的精神抑郁自白是:
远方,
除了遥远以外,
一无所有。

江绪林留下的精神抑郁自白是:
实现了自由民主又如何?
能消除我们人生的苦难、愚昧和平庸?
能满足我们的渴望和幸福么?



补记:
自杀现象中的质性差别
今早凌晨两点刚写了关于海子和江绪林《学界死身者精神抑郁的自白》的博文发出,上午就又有了西安中学生号称史学天才林嘉文的自杀的消息。林嘉文遗书中说不要把自己与江绪林联系起来说事,这也倒合实情。如果说海子尤其是江绪林的精神抑郁而死身是价值观念危机乃至崩溃所致的肉体消亡,那么林嘉文的精神抑郁纯粹是扭曲教育所导致的心理疾病的不可解脱。由此,前者之身死有精神价值唤醒之意义,后者之身死更多是自我心病的悲剧,如果有点警示那也仅仅只是对教育体制而言。所以,江绪林之死有悲剧艺术特征,林嘉文之死就是一个悲剧生活现象。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