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路遥之所以能路遥的意义  

2017-02-09 10:40:17|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路遥,似乎成了一个永远有话的话题。

嘉尚者,以世界伟大还嫌不够。

苛求者,总觉已经誉之过度。

文学的人情的政治的因素,都在其中发酵作用。

 

作家,是因他的特别作品而活着。

是因他的特别作品,所创造的特别人物而而活着。

是因他创造的特别人物,所具有的特别意义而活着。

  

社会之所以不忘记路遥,

就因为路遥创作了《人生》和《平凡的世界》。

就因为创造了高加林形象和那个城乡交叉地带的黄塬世界。

 

路遥,之所以能路遥,

就因为高加林形象所具有的反叛农村青年人生命运的警示反思意义。

就因为那个黄塬世界所表现出来的生存苦难和悲苦意识。

 

这是路遥留给人类世界的属于他自己特有的精神遗产。

路遥,就因了这份精神遗产而具有了无限的生命意义。

 

虽然路遥有了属于他如此的文学意义,

但路遥所开创的这条文学意义之路,

也只犹如镶嵌在陕北黄土高原沟壑墚峁中那些蜿蜒起伏曲折的羊肠小路。

尽管这小路也是罗马大道的组成部分,

但能创闯出文学罗马大道的终将是文学人中的很少数的奇绝者!

 

路遥已经是文学人中的奇绝者了。

所以他的文学,才能路遥,

他的人,也才能路遥。

 

路遥之所以能路遥的意义 - 马至融 - 马至融博客

 

路遥之所以能路遥的意义 - 马至融 - 马至融博客

  

 

 

附录:纪念路遥的最佳方式

          2017-02-08 梦野 书房记

 

时间像一个小偷,偷去的何止是荣枯,偷去的何止是王朝,他还偷去了令世人仰慕的一位作家——路遥。

但他偷不掉的是情感。这么多年了,路遥还在人们的生活中,前倾着硬朗的身体,迈着坚定的步伐,心灵是那样的本真,思想是那样的鲜活,精神是那样的独立。

路遥活着,他以一种非常态的方式活着。

 

前不久,一位亦政亦文的领导,在台上有个简短的讲话,但我感觉是意味深长的。他说:“现在这个世道,退休下来的人,就等于在这个社会上不存在了;人上了七十、八十,有和没有也就是一样了。”他停顿了片刻,有泪水在打转,以沉郁的声音说:“今天,这么多人踏雪而来,冒寒而来,为的就是路遥。这么多年了,我们还隆重集会纪念路遥,我相信,再过二十年,再过二百年,还有人纪念路遥……”

路遥没有逝去,凝结在一朵朵飘飞的雪花里,像他生前的流浪,从天上来到人间,给深爱他的人的泪水提速。

 

路遥活着,他以一种非常态的方式活着,活在亿万读者的心中,活出一个时代,一个个时代。或许还会靠作品千秋万代,越过想象的轮回,越过无始无终、无古无今的令人喊疼的时间。

这么多年,人们以各种方式来纪念路遥,似乎是一个不尽的话题,又让人们重新点燃,越燃越旺,似乎旺得还需叫消防的人,来赶快扑灭这场大火。一个知情的人说:“路遥在八十年代,在文坛上,和他关系好的人,几乎没有;他看起来的中国作家没几个……”这个话也许是对的,路遥三十岁出头,以《人生》赢得广泛赞誉。他的气质和性格,和他在文学上的梦想,可能会给人这样的一种印象。路遥的胞弟王天乐,有篇追忆文章,叫《苦难是他永恒的伴侣》,也有着类似的意思:“在山西是作家郑义招待的,路遥在文学界没有什么朋友,和郑义也是一般关系,但两人见面后非常友好,路遥对全国只有三四个作家比较看重,其中就有郑义。”

但今天想起来,很多相关的作家可能也不愿提及这个“前尘往事”了,毕竟都是同行,毕竟都是追索者,里面或许还有一些难以解开的情结和不快。说的大一点,在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走进彼此的内心,是多么艰难的事情,理想中的人与事,还得无声无息的时间来完成。

 

说真的,遗忘有时比记忆更重要,遗忘有时更利于社会前行。

莫言问鼎诺贝尔文学奖,文学又成为热门话题,各类新闻不分昼夜,赶忙刺激着人们的神经,真仿佛回到了八十年代。纪念路遥的活动,也如火如荼地举行,有人说:“路遥的影响比莫言大。”有人张大嗓门说:“莫言算不了什么……” 有人急着说:“路遥得了茅奖,下一步就是为得诺贝尔文学奖……”有人干脆说:“得诺奖的应该是路遥,而不是莫言……”还有一个人,竟然拿出一张八十年代路遥和莫言的合影,气冲冲地说:“当年莫言到西安,就是向路遥学习,求教如何来创作小说……”

我想了想,若有我之前在北京“坚守”时,山东籍的作家在场,或许就会有一些争执了,若有辣酒加速醉意,也或许会大打出手。文艺圈有过类似的例子。毫无疑问,现在世界上的每个国家,不分肤色,不论种族,都知道莫言,但每个国家并不知道路遥;都知道莫言的故乡山东高密,是全世界的明星县域,都知道围绕高密的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都将隆隆兴起。

这就是诺奖的魅力所在。

 

路遥一定是和诺奖无缘了,或许他生前真有过这么一个雄心,但诺奖的评奖条例,是颁给健在的作家。至于和路遥的交往,我想他们都是名人,应该是一般意义上的友情。若关系过密的话,文字记载是必然的。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用莫言给路遥做铺垫,也没有必要把莫言置于一个不利的地位。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莫言获诺奖消息公布,第一时间反对的会是谁,你从行文中能看出来,这和文学的地域关系和优胜资源有关。第一时间反对他的还有山东人,有的人说应该是王蒙、阿来、王安忆、贾平凹、刘震云、阎连科、余华……这让我想起不久前美国总统大选,罗姆尼失利,故乡亚利桑那州和他任职的马萨诸塞州,本该为他领航,谁料,他难翻大浪,一生的痛根,从中扎下。

 

陕北人有“路遥情结”。这情结,有着天然的部分,有着塑造的成份,有着造神的影子。

对一个作家而言,在历史的长河中,只能论作品,只能以作品的心灵维度、思想内涵、精神感召来衡量,对时代的概括力,对社会的写真度,对未来的预测力,自然也是迫切的、重要的、必要的。

一切定义来源于对比,一切混乱来源于对比,一切痛苦来源于对比。

 

因之,纪念路遥,我觉得不要把路遥和普通人对比,不要把路遥和普通的作家对比,不要把路遥和伟大的作家对比,也不要把路遥和莫言对比,更不要把路遥和世界大师对比。路遥有他的过人之处,路遥就是路遥,就是以《人生》成大名的路遥,就是以《平凡的世界》斩获茅盾文学奖的路遥,就是中国文坛曾经响遏行云的路遥。

路遥走了,但作品还在。

 

纪念路遥的最佳方式,对作家而言,就是一遍一遍地研读他的作品,让时代重现,让环境再生,让人物复活,从中获得一些有益的启示,借鉴到自己的创作当中来,能提升自己作品的广度、高度、深度、厚度,能使自己的作品独立、独特、独有,能使自己的作品进入读者的心中,和时间赛跑,和时代争先,和历史较劲。对普通人而言,那就是一遍一遍地研读他的作品,受其作品的熏陶和感召,祝福路遥的亲人,祝福路遥的乡亲,祝福陕北。

 

在祝福中,做一个健康向上的人,做一个对生活有追求的人,做一个过上幸福生活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