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至融博客

悠然静照 笔意春秋

 
 
 

日志

 
 

我们是谁?我们能到哪里去?  

2017-05-03 13:08:29|  分类: 人文气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学者,王富仁先生在过了17年五一节后的第二天走了!
他那个时候的如雷贯耳,让我们这些不能成器的后学艳羡不已!
然而就是如此的王富仁,
生命开始于我是谁我能到哪里去的探索!
可到了晚年也还在拷问自己:
我是谁?我能到哪里去?

我们是谁?我们能到哪里去? - 马至融 - 马至融博客
 
我来自农村,我是农民。
我进了城,我又是城市人。
但我到底是农民还是城市人?
我一直游走于农村与城市的边缘。
因为真正的城市人和真正的知识分子,
一定是真正被启蒙和要启蒙人。
所以我就一直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

我是成了一个职业化了的文学研究者。
我喜欢法俄的现实主义文学,也期望中国有如此的文学。
可是中国文学跳跃着变换着自己的文学。
还没有真正现实主义,就去了现代主义。
所以我研究了一辈子文学,
也闹不清也不敢闹清自己到底是现实主义还是现代主义。

我是北方人,是北方成就了我这个所谓研究者。
可我晚年到了南方,想着还想到南方发展自己。
南方的灵活,吸引了我,
可北方的憨直,我始终不能忘怀。
由此我就这样不知所然的,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北方的还是南方的?

中国新时期文化是从批判儒家文化和倡导五四新文化开始的,
可闹着闹着就反转过来了,
又成了批判五四新文化而要光大儒家文化了。
所以直至现在,
我也弄不清我到底属于北方文化?
还是属于南方文化?
我成了一个没有文化家乡的人。
北方人不会喜欢我,因为我是北方文化的叛徒。
南方人也不会喜欢我,因为我有北方人的执拗。

我是从喜欢鲁迅专注西方文学开始研究之路的。
所以我坚信力主文化的现代化和文学的进化论。
可是,你说西方文化是这样的,人家说不对。
你说文学应当是这样进化发展,人家也说不对。
于是,我就傻了眼了。
我迷糊在了现代化的路途上了。
我不会打领带,
我不喜欢吃西餐,
整个地一个土老冒。
我还谈什么西方文化?还谈什么现代意识?
但我又不愿回到文化大革命前的封闭状态去。
所以直到现在,
我也弄不清楚,我是西化派还是传统派?
大概像我这样的人,
就没有资格讲文化!
就没有资格谈学术!

我是个文化研究者。
改革开放成就了文化热中的社会文化派和学院派。
可社会文化派和学院派后来就莫名的分了家。
学院派打出了为学术而学术的旗帜,
我这个没学问的人在学院派中就待不住了。
社会文化派要讲趣味,
我又用惯了学院派的语言。
所以直到现在,
我当教授没学问,
我搞创作没才华。
在学院派中,我写的东西缺少学术性,价值不中立。
在社会文化派上,没人愿意看我又臭又长的文章。
写论文,我没有那么多思想。
写著作,出版社赔钱不愿出。
我成了研究者中的难于研究的人了!

我是谁?
我能到哪里去?
我这个叫做王富仁的人,
就这么在生命的历程中自认为努力行走了一圈的人,
至终也没搞清楚这个起步时就立志要搞清楚的问题!

我是谁?
我能到哪里去?
你搞清楚了这个问题了吗?
你能搞清楚这个相伴你生命的问题吗?

我们是谁?我们能到哪里去? - 马至融 - 马至融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